郧西老军人寻101岁红军叔叔线索陈怀仁

国家历史 2020-08-02181未知admin

  

  《意见》总共有1万多字,由九部分构成。其中,涉及到资本市场部分共有110字。从文件的主基调来看,可能主要体现在两方面,即激发市场潜力和激励市场参与主体。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利好民营经济的举措尤其比较多。此外,关于“数据”要素这一新命题在文件也多处提及,显示对此高度重视。而《学习时报》发表评论文章“持续加大干部正向激励力度”之后,此次文件对此也有相当程度的着墨。

  参加船趴的名人,除了方媛外,还有一位豪门准儿媳—杨受成儿子杨政龙的女友黄子菲。

  1933年至1967年,叔祖母34年的漫长等待;19年至2020年,老军人56年的苦苦找寻!郧西籍老军人陈怀仁与叔祖母等待和寻找参加红二十五军的陈益鑫的故事,一直在延续……

  每逢佳节倍思亲。今年端午节,家住咸宁市嘉鱼县、79岁的郧西籍老军人陈怀仁,又情不自禁地思念起家乡的亲人。尤让他挂牵的,是苦苦寻找了半个多世纪的叔叔——老红军陈益鑫。“叔叔出生于1919年。若还活着,我想尽一份孝心;倘若去世了,我想去修缮一下他的墓地。总之,要了却叔祖母的遗愿。”陈怀仁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

  陈怀仁的老家在郧西县香口乡白岩河村。在他读小学时,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与叔祖母李德美为伴。那时,叔祖母把他当亲孙子一样疼爱。也是在那时,陈怀仁了解到叔祖母的故事。

  叔祖母育有两子一女,长子都不幸夭折,仅剩一子陈益鑫。1933年,丈夫陈德鞠去世后,陈怀仁李德美为陈益鑫定了一门亲事。不料,13岁的陈益鑫却逃婚参军去了。从那时起,叔祖母就一个人守着老屋开始了漫长的等待。直到1967年去世,她也没有等到儿子的消息。

  陈怀仁入伍前在郧西县邮电部门工作,他很少从叔祖母那里听到关于叔叔陈益鑫的事,直到19年,他即将入伍。

  临走前那天,叔祖母嘱咐他注意安全、照顾好自己。一阵沉默后,叔祖母终于开口:“如果可以的话,在部队里找找你叔叔的消息吧!”这时的叔祖母,已经等待了31年。也就是从这时起,陈怀仁开始分担叔祖母的那份牵挂,开始了长达56年的找寻。

  19年12月1日,23岁的陈怀仁参军入伍。服役期间,他一直在寻找叔叔的下落,却一无所获。

  叔叔到底去哪儿了?陈怀仁从父亲和叔祖母那里打听到,叔叔当年参加的可能是红二十五军。

  史料记载,1934年11月16日,红二十五军从河南出发,向平汉铁以西转移,开始西征。12月下旬,红二十五移到郧西县,正式开始了创建新苏区的工作。

  1935年1月23日,红二十五军在郧西县二天门街召开群众大会,成立二天门区苏维埃。之后,红二十五军在陕南及郧西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大,队伍得到不断补充,影响力不断增强。“我大致推测,叔叔陈益鑫是1935年在郧西县一个小地名叫蔡家河的地方参加了红二十五军。”陈怀仁服役期间养成了严谨、缜密、勇猛的品格,也不断学习和积累了丰富的党史和军史知识,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与叔祖母所在的香口乡白岩河村一带,正是当年红二十五军活动的范围。

  致力于郧西红色文化研究的郧西县会研究室主任李仁喜告诉记者:“红军在郧西通过团结农民、发展农民,扩大了队伍。在郧西县关防乡二天门村,村里的老人介绍,陈怀仁当年全村一共有78户,有76人参加了红军。据统计,郧西县2409名烈士中,半数以上是在红军、支援红军中的。”

  在1970年一次部队拉练中,陈怀仁在湖北靠山店北听一个村干部说,新中国成立初期,新洲、陈怀仁红安、黄陂、大悟一带有个名叫陈益贵的区长是湖北老红军,与陈怀仁同乡,口音也很相似。当时由于时间紧张,陈怀仁来不及细问便随部队开拔,就此错过。后来,他越想越觉得遗憾,陈益贵是叔叔的堂兄弟、也就是自己父亲的名字,很有可能是叔叔陈益鑫当兵后改了名字,那个区长很可能就是叔祖母惦记了一辈子的儿子。然而,后来的寻找却仍是无果。

  叔祖母去世时,远在外地的陈怀仁未能见到最后一面,想起叔祖母34年无言的等待,想起她到死都未见到儿子的遗憾,他想尽力了却老人的遗愿。“我听叔祖母说过,叔叔的脸上有一道印子,这是他最明显的标记。”陈怀仁告诉记者。

  2016年7月,陈怀仁找到新闻频道《等着我》栏目组,求助央视帮忙寻找叔叔陈益鑫,遗憾的是没能征集到有效线索。

  如今,陈怀仁已79岁,叔祖母34年的等待,他56年的寻找无果,冲刷不去亲情牵念,他的余生依旧不改守望与找寻。

原文标题:郧西老军人寻101岁红军叔叔线索陈怀仁 网址:http://www.xy-lighting.cn/guojialishi/2020/0802/910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普天之下历史网 www.xy-lighting.cn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